首席开讲|东吴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朱国广:2022下半年医药行业投资,反弹还是反转?(二)
  • 首页
  • 产品中心
  • 工程案例
  • 栏目分类
    工程案例你的位置:北京北恒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工程案例 > 首席开讲|东吴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朱国广:2022下半年医药行业投资,反弹还是反转?(二)

    首席开讲|东吴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朱国广:2022下半年医药行业投资,反弹还是反转?(二)

    发布日期:2022-11-23 15:29    点击次数:171

    首席开讲|东吴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朱国广:2022下半年医药行业投资,反弹还是反转?(二)

    编者按:

    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生物医药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行业。从检测试剂、新冠疫苗到新冠治疗,以及相关的医疗器械和防护用品等,各个细分领域不论是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是大受追捧。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新冠相关概念板块开始冲高回落,资本市场也开始降温回归理性。特别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生物医药板块开始走上漫漫回调路,新股破发也成为常态。

    为了寻找生物医药投资方向,为市场提供更精准的投资策略,21世纪经济报道、21世纪新健康研究院特联合各大证券公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策划推出《首席开讲》新健康系列对话,期望能通过广泛交流,在市场波动中探寻价值所在。《首席开讲》第三期对话东吴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朱国广,请他来解析医药板块是否已调整到位?后市反弹修复需要哪些积极因素支撑?

    《21世纪》:市场观点,目前给原创新品的商业化时间窗口时间越来越短,会在越来越短的时间内被fast follow,导致利润预期进一步被压缩,您怎么看待这个情况?

    朱国广:从创新药角度来说,的确大家诟病各种“内卷”,但从2015年以来,创新药还是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主要是药审政策有比较大的变化,比如:2015年从临床数据的核查,从药审的改革,甚至2018年以后,医保的改革,起到了非常大的催化。

    对于创新药来说,其实一方面是药品的供给,就是药审。第二,就是需求方,需求方是医保来进行买单。2015年以后,有些公司原本是做OTC的,目前在创新药方面转型。在国际舞台上,我们的创新药2015年以后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目前每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上,中国的肿瘤项目能秀出非常不错的数据,比如头部的这几家创新药公司,另外中国的很多创新项目能够和海外的公司合作,也充分说明海外公司目前对中国的创新药的认可。

    目前来看“内卷”也是难以避免的。创新药一旦发现新的靶点,很多公司都纷纷的去布局,尤其是二代测序成本下降以后在靶点的发现上取得了质的飞跃。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创新药公司只能围绕目前已知的靶点, 可爱男生但布局的多了,竞争自然就变强了,对于竞争就会变大,对于创新药公司来说,一定要走一些相对差异化的路线,这种差异化的路线一方面是靶点的选择。第二方面在适应症的选择更为关键。二级市场有很多公司,同样是肿瘤,有些去选择大瘤种,但有些选择小瘤种,目前先选择相对小瘤种的,竞争环境比较好。但有些公司不选择肿瘤,选择一些比较有特点的,比如特异性皮炎,这些药从全球来看销售额也是比较大的品类,高达50亿-60亿美元的药。

    目前国内来看,有些公司取得了一些积极的成果,我们认为就是差异化,非常关键。对于很多创新药公司来说,如果要想走出去,想成功,我们认为两点:第一布局差异化,工程案例第二跑得比别人快,能够挤入前三。

    《21世纪》:当前国内医药企业创新同质化严重,这也严重影响了很多企业的估值,因此很多企业积极探索出海,怎么看创新药企出海前景?是否是破除“内卷”的好方法?

    朱国广:对创新药公司来说,为什么选择国际化?其实我们认为有两点,第一目前国内虽然医保对创新药的支持力度非常大,比如在当年的6月30日前能够获批,在当年就能够谈判进医保,从医保的角度来说,对于创新药支持的力度已经比较大,但是会出现两个问题,比如在医保谈判的过程中,尤其是首次谈判,降价幅度基本上是在50%以上的。第二,在两年以后(有效期是两年),跟医保再续约的过程中,很可能会进一步降价。但从6月中旬出台的政策,关于医保续约,尤其是针对创新药,提出简易续约。

    简易续约是什么意思?比如药品目前已进入了医保,两年就已经到期了,如果没有增加新的适应症,可以申请简易续约,简易续约是如果药品在当时建议进医保的时候,有一个预估值,占用医保资金不超过预估值的两倍,降价幅度基本上是在0%~15%左右,比较有意思的现象:降价幅度不仅相对于没有这个规则之前收窄了,另外对于工业企业来说它是可以预期了,医保在玩规则。

    我们认为是非常大的进步。对于国际化来说,一方面是迫于国内的降价,第二方面国际化对于创新药公司来说,尤其创新药的专利布局都是全球化的,现在目前很大程度上,我们认为一方面要出海,要有挣美金的能力。第二方面,要有产品的质量,创新的能力要得到国际认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无论是国内的CDE,还是从FDA角度来看,大家都不希望把创新药做成me too,形成资源严重的浪费。

    我们认为一方面能够出去挣美金,另外接受发达国家的高标准的对创新药的选择,是一个证明自己的非常好的途径。

    《21世纪》:您从业多年,获得了包括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等荣誉,也是2021年21世纪金牌分析师,如何保持对产业研究的敏锐性?

    朱国广:很大程度上还是要真正走在工作的一线。第一去参加产业的调研,通过深入研究,对产业才能有感觉。第二跟投资人交流,要去听到投资人现在目前在思考什么问题,他们的角度不一定完全正确,或许对我们会有所启发。第三、善于思考。周末是不交易的时间,留一些比较安静的时间去思考。

    《21世纪》:近年来分析师的研究出现了同质化的现象,您认为怎么样能做出更好的研究?

    朱国广:卖方分析师的确竞争是比较激烈,随着公募基金的头部化现象越来越明显,产业研究是要求特别细。跟过去十年比,卖方分析师已经增加了很多,但买方分析师目前6—8名分析师也是经常出现的,说明头部的公募基金对产业研究的重视程度比较高。我认为深度的把握产业研究,是卖方分析师最核心的竞争力。

     

    《首席开讲》新健康系列专题:

    编委:于晓娜

    策划:袁新韫、徐旭

    出镜记者:袁新韫

    撰文:袁新韫

    设计:张佳俊

    剪辑:章启良

    新媒体统筹:丁青云、曾婷芳等

    出品: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21世纪经济报道



    Powered by 北京北恒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